重慶印象
發布日期:2019年6月27日  來源:鶴崗礦工報 作者: 張彬彬      
    芳草萋萋四月天,無邊花草醉春煙。陶醉者何止花草,我亦欣然,更兼可去重慶學習,樂莫過此。
    重慶以多山、多霧素有山城、霧都之名,聞之皆似樸拙而又神秘。晴天時既少,而整個城市被罩之以面紗,更添幾許魅力。至重慶已是深夜,下了飛機,迎著細雨,撐著困意,坐上了出租車。司機師傅十分幽默,一路上以愛祖國愛家鄉為主題給我們推薦游玩路線,如必須去的渣滓洞、白公館、三峽博物館,夜晚去解放碑附近逛逛,順便看看紅巖洞,再坐個渡輪游游兩江,還有一定要去看看那個穿樓而過的輕軌。啊,對了,吃的嘛千萬要吃一吃我們重慶正宗的火鍋、小串、小面……我努力消化著這些信息,心中暗想,除卻學習時間,估計我們只能晚上行動了。伴著司機師傅熱情的城市介紹,我們終于在半夜12點前入住賓館。
    盡管睡意已濃,我仍好奇地四處打量一番。發現賓館很小,而五臟俱全,衛生間尤有特色:洗手的水池竟然水泥砌就,且顏色深淺不一,乍看上去似農家風格,素樸之至。掛毛巾、浴巾、鋪巾之處是一豎立的木架,其上橫生出許多支架,可供懸掛一些小物件,一體而數用,空間極為簡省。我于住宿并無太高要求,干凈為佳,粗觀此間雖小而環境尚可,便不再他顧,先會周公。
    學習共計三天,關于群文閱讀和整本書閱讀,地點在重慶大會堂。大會堂上下兩層,座位環繞一周,規模甚大。與會者掛牌入場,對號入座,抬眼觀之,座無虛席,可見此次群文閱讀、整本書閱讀魅力無邊,場內群賢畢至,觀者如堵。
    學習內容由兩部分組成,現場競教課和專家講座,堪稱視聽盛宴。本次大賽立足統編語文教材“1+X”群文閱讀教學理念和基于思辨讀寫的整本書閱讀課程理念,展示了十節群文閱讀課和兩節整本書閱讀課。參賽教師選擇文本之廣泛、切入角度之新穎、個人底蘊之深厚、駕馭課堂之靈動、學生學習之主動皆令我大飽眼福。專家講座更使我心醉神迷,我非崇拜偶像之人,然蒞臨的大咖有深度有品味有智慧的講座直入我心深深處,頓覺如聞天籟,如品甘泉。我較為熟悉的余黨緒老師在臺上風度翩翩,標準動聽的普通話悅耳悅心,作為思辨讀寫理論的倡導者,他研究極為透徹,講述卻深入淺出,幽默風趣,我在筆記本上運指如飛,整整7000多字的內容敲出來,竟然不覺疲累,可見人的精神力量的確可以戰勝肉身之苦。
    參賽教師中我印象最深刻的當屬安徽亳州市的穆影老師,她竟然挑戰《道德經》群文閱讀,使我崇拜之情滔滔汩汩。其教學思路以“道”為核心,由“對‘道’的原初認識”至“尋道品道”至“論道悟道”最后至“大道啟明”,層層深入而道法高深,學生初時懵懂,教師以吟誦啟其情,終使學生漸漸“入道”。教師吟誦之聲舒緩優美,場內觀眾無不伸頸靜聽,微笑默嘆,激動者甚至隨其吟詠,空氣中似乎流動著絕美的“圣音”。本節課中學生成長軌跡依稀可見,師者深厚底蘊鮮明可感,誠謂佳課也。今日想來猶覺余音在耳,國學大美醉我于無形。
    專家風范教師風采已足以令我傾心,而重慶學生的魅力表現更讓我陶醉其中欲罷不能。姑且不必說學生素質之高令與會者刮目相看,也不必說其思維之敏捷、觀點之深刻、表達之流暢亦可圈可點,單是他們的聲音就使我“沉醉不知歸路”。我是個不折不扣的聲音控,自覺自己聲音雖非出谷黃鶯,亦可如清澈溪泉,向以此自得也。然聽到重慶學生發言,我方知天籟如斯。
    后來問起,并非我一人有此感,與我同行的幾位老師皆聞聲而醉,曰:“如歌也。”的確,他們的普通話里揉進了獨有的音調,柔美,悠揚,細膩,溫存,如蜜糖入口,如微風拂波,如白云出岫,如細雨叩窗。我沒有辦法形容那悅耳之感,聽后只覺全身舒泰、舒展、舒適。較之標準的普通話,這些學生的聲音更有韻味。對,就是韻味,有唱歌的余音繞梁,有朗誦的吟詠之腔,有情動于中,有理發于內,怎可一“妙”字了得!
    我醉在這聲音的盛宴里,遲遲不舍離開。這種沉迷往往要持續到吃晚飯之時。來到重慶,如何能不提吃?重慶自然以辣為特色,到重慶不吃辣基本等于沒來。我們一行七人,這幾日頓頓有辣。火鍋里飄紅,小面里泛紅,青菜里流紅,小串上染紅,吃得我們紅光滿面,絳唇如點。因食辣過多,我們都覺有點上火,轉而納悶:這重慶的火鍋這么辣,怎么當地的學生聲音那么好聽?難道是辣出來的好聲音?為何我們只感覺嗓子如火灼,胸中似火燒,口中直呼辣不得,辣不得?或許,我們只是過客,尚未適應,而長期食辣除驅除體內濕氣外還能亮嗓、開懷、抒情?嗚呼!若果有此效,我便攜辣而歸,以辣養聲,以辣怡情,不亦樂乎!
    晚上自然要好好逛一逛了。到紅巖洞去看看如何呢?及至到了近前,方覺沒必要去看。附近似乎在施工,燈光倒是旖旎,然而路途實在難走,于是我們幾人一商量,已經到此一游,倒不在于進去與否,估計里面也不會有太多的驚喜。人生不就是如此嗎?很多時候人們不過是享受那向往的感覺,真正“近鄉”,怕是情也怯。那么就到對面看看江水吧,照照相,聊聊天,看看水,抒抒情,也算浪漫。
    真正與江水親密接觸是在第三天的晚上。飄著小雨,我們一人一把傘,排了半天隊,終于上了游輪。條件居然很不錯,空間非常大,地板都是瓷磚鋪就,連桌椅都罩上了紅綢,很有氣派。游輪有四層高,頂層露天,適合觀光。因下雨,我們只是去頂層參觀了一下便找了座位坐下來,可轉瞬又想,我們不是來看江水的嗎?于是,我們索性連傘也不拿,站在船頭任雨絲在空中飄搖,我們在朦朧中觀景。一切都很美,直到下船的時候我們工作室的主持人王端老師腳一滑,從樓梯上摔了下來。我的腿恰好擋住了他的去勢,而還有一個原因據說是他足球踢得不錯,改變了下滑的角度,于是,綜合以上原因,王老師光榮地扭了腰。回去的路上,我們便陪著高一腳低一腳的王老師穿行在重慶那迷人而繁瑣的雨霧中。
    渣滓洞和白公館是在我們臨走的那天上午去參觀的。我看著墻上赫然印著的鮮紅的國民黨規章,不覺深感諷刺,想來那時他們也猜不到結局。同行的牟偉老師非常感性,她抬頭看到了一棵不斷盤結扭曲向上的樹,脫口而出:“這個地方是有多恐怖,連一棵樹都長得那么糾結。”一時大家都沉寂下來,我不禁心下黯然。
    囚室里自然看不到過去的影子,唯一留存的不過是墻上犧牲者的名字和櫥窗里擺著的革命志士給家人的書信的復寫件,一些終于閑置的只具有被參觀價值的刑具和整齊擺著的床。我默默地想,那時候被關在這里的人,可曾憧憬過我們今日的美好時光?他們的夢里可曾透著幾絲光亮?在他們忍受酷刑痛苦地呻吟時有沒有讓靈魂自由地徜徉?我不忍多想,擦了擦淚眼,走出了囚室,來到了陽光下。
    下午,當我坐上了飛機,才真正意識到:別了,重慶。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