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圣魯迅故里
發布日期:2019年7月2日  來源:鶴崗礦工報 作者: 郝玉梅      
    魯迅故里,位于紹興市東南隅。占地約2000平方米,是一處極具清末民初風貌的典型歷史建筑。
    步入魯迅故里,無疑是進入了文化圣地。景區內各個景點,無論是人文景觀,還是山水風光,無論是民俗民風,還是歷史畫卷,均是“魯迅筆下”真實場景的再現,讓人在親切感歷史感和真實感中,品味到豐富的文化內涵,感受到這位中國新文化運動的旗手、現代文學奠基人的不平凡的一生。
    魯迅所在的周氏家族,在整條街上共有三個臺門。祖居(老臺門)是最早擁有的一個,距今已有250多年歷史,占地3000多平方米,是典型的封建士大夫宅第。它共有四進,是魯迅祖輩的世居之地,也是《祝福 》里的背景。
    故居(新臺門)有大小房間80余間,連百草園在內,占地4000余平方米。六進的院落,居住著周氏6個房族。新老臺門建筑風格相似,都是烏瓦粉墻磚木結構,典型的清代臺門式建筑,極具紹興傳統建筑特色。
規模略小于新老臺門的,是周家過橋臺門。
    參觀魯迅故里,這位現代圣人的人生軌跡,便一一呈現在眼前:
    1881年9月25日,魯迅誕生在新臺門里,并在此度過了童年和青少年時期。他親眼目睹了整個家族由顯赫到沒落的過程,這不但為他日后的創作提供了素材和思想基礎,也使他對人生和社會產生了深遠認識。
    1898年,他懷揣8塊銀元到南京求學。先后進入江南水師學堂和礦務鐵路學堂。其間,接觸了西方資產階級的“科學”與“民主”思想。
    1902年他東渡日本,后來在仙臺醫學專科學校學醫,意在改善被譏諷為“東亞病夫”的中國人的健康狀況。后來,因為在那里發生了兩件對他影響很大的事,他有感于國內同胞的愚弱,意識到改變國民思想的重要性,便毅然棄醫從文,選擇了以筆作為救國救民的戰斗武器。
    他38歲時,開始在《狂人日記》里使用“魯迅”這一筆名。這位人生斗士,一生寫下了1000多萬字的文學譯著,許多作品一版再版,被譯成多國文字,享譽全球。整個中華民族幾千年被壓榨、被欺凌、且不斷掙扎、追求、探索的心靈史、文化史,都在他的筆下得到淋漓盡致的展現。
    經他編輯的報紙、雜志、叢書等40余種。他撰寫了數百篇雜文,如匕首、似投槍般刺入敵人心臟,在反文化圍剿中作出了杰出的貢獻。毛澤東評價他“骨頭是最硬的,沒有絲毫的奴顏和媚骨”。只可惜這位民族的脊梁,終因積勞成疾,于1936年10月19日病逝于上海,讓人不能不扼腕嘆息。
    在故居的長廊盡頭,魯迅小時候聽繼母講故事的桂花名堂的小板凳還在;在魯迅臥室中,他睡過的鐵梨木床也原物呈現。他的第一篇文言小說《懷舊》就誕生在這里;灶間壁上掛著的竹編菜罩,還是小說《故鄉》中閏土的父親親手編的;當年百草園那豐富的色彩,今天依然在。那意趣盎然的生活場景,現在依稀可以想象到——摘桑葚、挖何首烏、捉蟋蟀、逮蜈蚣……“三味書屋”里,魯迅幼年讀過書的硬木桌旁,他刻下的一寸見方的“早”字,依稀可辨。桌上還陳列著壽鏡吾先生的手抄本唐詩。在這個私塾里,從七歲啟蒙到十二歲,一代文豪度過了5年的學習時光。魯迅勤學好問,博文強識,為日后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總建筑面積5000余平方米的魯迅紀念館,大跨度的內部結構軒敞開闊。點式玻璃幕墻明亮清麗。內部陳設簡潔明朗。
    展廳分四大版板塊,將現代的展示手法與高科技技術巧妙結合。主要展示了魯迅生平事跡,運用編年體形式,以他青少年時期及在紹興的活動內容為重點,突出了魯迅精神的人文內涵。每一部分,都以當地歷史背景圖片做巨幅的銅版畫開始,將多媒體技術和其他高新技術手段融為一體。以動態方式,直觀形象、立體全面、生動藝術的再現了魯迅一生的豐功偉績,輻射出震撼靈魂的力量。既有可看性和趣味性,又給人以極強的視覺沖擊力。每個展區都相對獨立,各具特色,整體上又渾然一體。
    這所紀念館,1988年被列為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是宣傳魯迅思想,弘揚魯迅精神的重要窗口,也是有廣泛影響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民族風情館,則由多個臺門組成。這里是紹興傳統、市井風情的薈萃。均與魯迅筆下的人物風俗為載體,將當地獨特的人文、歷史介紹給游客。在這里,可以看到祝福、分歲、拜年、婚俗、花雕酒壇繪制等多個場景。
    長慶寺中,游客可以看到魯迅一歲時,龍師傅送給他的牛繩與銀飾八卦;土古祠內,可以重溫魯迅筆下阿Q的生活環境;恒濟當里,可以想象到魯迅當年怎樣從比他高一倍的柜臺外,送上衣服與首飾去典當的情景;咸亨酒店,可以體驗一回站著喝酒的“短衣幫”和坐著喝酒的“長衣衫”的不同心理;紹興黃酒展示館中,可以品嘗到當地正宗品牌黃酒“女兒紅”與“太雕”的醇味兒……
    同樣妙趣橫生,值得一提的還有魯迅故里的楹聯兒。如百草園的“仰視桑葚熟,俯聽蟋蟀鳴”;三味書屋的“至樂無聲為孝悌,太羹有味是詩書”;福堂惜的“惜時惜衣不但惜財猶惜福,求名求利只須求己不求人”。……這些楹聯,無不意味深長,給人以遐思與啟迪。
    美山秀水福地,育出了敢于堅持真理,鐵骨錚錚卻又“俯首甘為孺子牛”的現代圣人。
    “一肩擔盡古今愁”,不是義務而是責任!“民族魂”三字,唯他可擔當。他演繹著生命不滅的傳奇。我們朝圣他,紀念他,也是朝圣并紀念時代的未來。
    他逝去了嗎?不,他永遠活著!
快乐时时彩一天开多少期